首页 > 微商加盟 > 正文

吸血的微商面膜生意:除了顶部的那些人,根本没人能赚到钱

吸血的微商面膜生意:除了顶部的那些人,根本没人能赚到钱

最近,微商界又闹出大动静:“阿里离职女高管”自称放弃百万年薪,创立微商品牌卖面膜;张庭夫妇创立的“TST庭秘密”,被曝出一年纳税21亿元,给员工发10个月工资作年终奖;邓紫棋代言微商品牌“真珠美学”,粉丝怒撕经纪公司只知挣钱不顾口碑……

曾几何时,“十个微商,八个卖面膜”。如今在美容护肤领域小有名气的微商品牌大多从卖面膜起家。微商面膜这门生意,究竟有何魔力?

头号体验家深入一线,为你起底微商面膜生意背后的秘密!

1、为啥微商都爱卖面膜?利润大得吓人!

能卖的东西那么多,为何面膜成了微商们趋之若鹜的爆款?这主要是因为面膜具有单价低、使用量大、进入门槛低等优势。更重要的是,面膜生意利润空间极大!

头号体验家以想要成为代理为由,联系上了几位微商从业人员。

据为一款名为“春素小皙”的面膜作城市代理的微商A描述,他们的主要盈利方式是赚差价。这款面膜对外零售价75元一盒,折扣价99元3盒。如一次性投入1000元成为最底层的城县级代理,就能以22.2元的价格拿货,赚取每盒近11元的价差。算下来,利润率(利润÷成本×100%)高达50%。

再往上,投入5000元成为市代,利润率就能达到96%!

(微商A提供的“春素小皙”批发商价目表)

(微商A与头号体验家的聊天记录)

(头号体验家根据A提供的信息整理出的“春素小皙”代理模式)

微商B,为另一款微商面膜品牌“小芈”作代理。从B发来的价目表可以看出,该品牌代理价格体系与“春素小皙”如出一辙——

(微商B提供的“小芈”批发商价目表)

这并不是单纯的巧合。头号体验家通过查询备案信息发现,这两款微商面膜竟然是由同一家企业代工生产的,难怪两者看上去就像双胞胎姐妹花。

而这个“广州市鑫晞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不仅代工生产了上述两款微商面膜,还为“明兰本草”等一批微商产品代工。

其实,像“春素小皙”和“小芈”这种囤货赚差价的玩法,在微商界已经out了。更高级的玩法,是像张庭夫妇创办的TST那样:0门槛、0囤货、赚提成、组团队!

张庭夫妇创办的“TST庭秘密”,最早就是靠爆款面膜起家,如今已经发展出一套庞大的产品体系,一跃成为年缴税额21亿的化妆品巨头。

头号体验家与一位自称“TST百万业绩公司董事长”的微商长聊之后发现,TST能做到这么大,绝不只是因为有明星站台这么简单,其极具诱惑力的加盟机制或许才是幕后功臣。

(“TST百万业绩公司董事长”与头号体验家的聊天记录)

做代理都能拿到这么高的利润,那如果是微商面膜品牌的创始人呢?

在阿里巴巴上,我们很容易就能搜索到一批生产面膜的代工厂,这些面膜的生产成本有的只需几毛钱。加上包装、营销等成本,一片面膜的成本,不过区区几块钱!

(活跃在阿里巴巴上的面膜代工厂)

在“阿里女高管”王晗火了以后,有媒体调查到,其号称组建独立实验室研发出的“本草花样年华小仙膜”,其实是由其它厂家代工的。王晗的面膜售价109元5片,而出厂价不足3元。

面对如此诱人的利润空间,难怪明星也好,“阿里女高管”也好,普通老百姓也好,都争着抢着进入这条赛道,试图赶上微商面膜经济的“风口”。

那么,从0开始创办一个新的面膜品牌,到底需要付出怎样的成本呢?

2、微商面膜生意门槛有多低?最快1个月、最低1万元,就能炮制一个新品牌!

如今,围绕微商面膜生意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有大批厂家以极低的价格代工生产面膜,仅广州就有3000余家代工厂。

还有很多厂家向微商提供“一条龙服务”,除了代工生产外,还包含商标注册、包装设计、辅料选择、市场营销方案、代办资质等。

头号体验家研究了阿里巴巴上的一批代工厂。众多代工厂不仅有现成的产品方案,而且大多实现了“按需定制”:想要什么样的面膜,只要你提出需求,厂家就能为你定制配方和原料,根本不需要你“组建实验室”、“精心研发”。

(某代工厂在阿里巴巴上的推广信息)

至于外包装,你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来一个“私人订制”,炮制出一款“独一无二”的面膜。

(代工厂店铺客服与头号体验家的聊天记录)

除了这些以外,厂家还能为客户提供产品定位、品牌规划、文案策划、营销策略等一对一指导服务。

(某代工厂在阿里巴巴上的推广信息)

更厉害的是,厂家还“贴心”地提供商标注册、技术支持、卫检代办服务,甚至连企业三证、质检资质都能“搞定”,简直是为微商开了一路的“绿灯”。

(某工厂在阿里巴巴上的推广信息)

这些工厂大多数要求面膜起订量1万片以上。有的厂家虽然在页面上标注几千片就能起订,但实际咨询的时候却又是另一套说法。

(代工厂客服与头号体验家的聊天记录)

价格方面,定制1万件面膜(带包装),单片面膜价格低的仅1元左右,高的也不过三四元。工期方面,面膜生产连同包装,周期在1个月左右。

(两家代工厂客服与头号体验家的聊天记录)

也就是说,最快1个月,最低1万元,一个全新的面膜品牌就诞生了。

如此低的门槛,如此简单的程序,大部分人都能不费吹灰之力,从零创建一个全新的面膜品牌。

3、三无产品、违禁成分、虚假营销屡禁不止,微商面膜疯卖背后是层出不穷的“烂脸”案例!

低门槛的微商面膜产业,产品品质有保障吗?答案昭然若揭。

事实上,关于微商面膜品牌系“三无”产品、添加违禁成分、涉嫌虚假营销的报道早已不胜枚举,还有大量消费者发微博投诉微商面膜“烂脸、毁容”。

随着监管的加强,一部分微商品牌已“上岸”,步入正规化、公司化经营轨道,这当然是一件好事。但是,依然有一些微商面膜游走在监管之外,继续制造着一个又一个“烂脸”悲剧。

已经“转正”的品牌,就一定安全、规范吗?也不见得。

TST大力宣传的“活酵母”,据传有美白,补水、保湿、抗皱、平衡油脂5大功效,能“改善任何肤质”。

且不论外界对于“活酵母”这一成分是否对皮肤安全还存在巨大争议,光是看TST代理们的宣传文案,就存在一个无法被忽视的大bug——

所谓“活酵母”(一种真菌)本身不就是一种添加物吗,怎么转头又号称“0添加”?这确定不是自相矛盾?

更何况,消费者对于TST产品的投诉案例并不少。

(微博用户投诉TST产品导致“烂脸”)

另一位微商创业者:“阿里女高管”王晗,创业时间尚短,面膜销量也有限,暂时还没有被曝出消费者投诉案例。不过,却被质疑“虚假宣传”。

王晗宣称,其研发的面膜核心成分是“寡肽-1”,该成分可以“提升自身肌肤修护力,祛痘淡印、修护易敏、平衡水油,帮助肌肤恢复健康状态”。

但是,根据权威医学媒体《中国医药报》在2017年10月30日发表的《细胞生长因子——化妆品版“皇帝的新衣”》,寡肽-1是化妆品版“皇帝的新衣”,在国际权威的化学物质查询网站上根本查询不到。并且,目前在国内还没有原料供应商能提供寡肽-1的化学品安全技术说明书和产地信息。商家关于寡肽-1的功效描述,大多不靠谱。

总的来说,有一连串劣迹在前,微商面膜品牌要赢得大多数人的信任,还有不短的路要走。第一步就是要自我规范,老老实实做出好产品。

4、注意:造富神话永远只属于少数人!

最后,我们想要探讨的是——代理微商面膜品牌,真的能帮普通人走上发家致富之路吗?

头号体验家对几位曾经热情洋溢投身微商卖面膜的朋友进行了非正式采访。这番采访并不严谨,但至少能够证明:并不是每一位努力在朋友圈卖面膜并扮演“人赢”角色的小姐姐,都真的发财了。

虽然微商面膜利润高,门槛低,但商业的规律以及整个市场对微商面膜的态度,决定了依靠做微商卖面膜暴富的,只有自带流量和信任资源的明星,处于金字塔顶尖的一部分老板,以及一小部分高水平代理。

至于超强社交资产、超凡商业头脑、超级销售手腕三样都不占的普通人,还是不要指望靠在朋友圈卖面膜而发家致富了。

想发财?还是先老老实实把手头的砖搬完吧!

上一篇:【驻村第一书记】仝建光:“迷”上微商的第一书记


下一篇:张庭显平坦小腹被赞美,时刻不忘微商身份,纳税包机出手豪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