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微商资讯 > 正文

老罗站上了微商大会的台,心里是否还放得下情怀?

老罗站上了微商大会的台,心里是否还放得下情怀?

老罗站在台上,面对台下的观众讲话。

提到这样的场景,人们脑中浮现的印象往往是侃侃而谈,风趣中带着理想主义的激情,“金句”频出,被人们收集为语录,流传甚广。

谁能想到,老罗登台发表的最新语录,既无情怀也无从容,而是在微商大会上磕磕绊绊的一句“祝招商大会圆满成功”

今日,网上流传的一则视频显示,2月27日,罗永浩现身温州某微商大会。

在主持人的高声呼唤下,老罗登场并简短致辞:“祝XXX的招商大会圆满成功,也能在今年实现各方的多赢局面。”

合影完毕后,主持人多次请罗永浩留步,罗永浩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回了一句“我都说完了”,直接下了台。

主持人只好打了个圆场称,老罗的飞机比较赶。

然而,“赶飞机”的罗永浩却并没有立刻离场,还待到了会议快结束的时候。

但是,当主持人站在罗永浩面前邀请“罗总再给最后一句好不好”,老罗并未起身,也未发言,主持人只好称“罗总还是比较低调”。

如果这是一部电影的情节,那么分析起来可能是这样的:这段情节通过简单的对话台词和动作细节,完美地展现了人物内心的矛盾与纠结,达到了“观众看着都尴尬别扭”的效果。

老罗是怎么纠结的呢,他来到了微商大会,但他的所有语言乃至肢体语言,他的每一根末梢神经仿佛都在说,他不想来。

他上台发言,给招商大会站台,却只说了一句场面话,死活不肯再多说。

他继续待在现场,然而却拒绝了总结发言,只做一个观众。

用一个词形容就是抗拒,再用一个词形容就是勉强。

有传闻称,罗永浩参加这次微商招商大会是为了5万元的出场费,被招商会主办方否认了。主办方说,“好朋友一起出去出个行这些都是很正常的”。

然而从头到尾,老罗是跟好朋友的样子?谁支持好朋友是这个样子。

老罗这个样子,估计也是知道说他没拿钱信的人不多。毕竟,给微商站台就算不能说low,也得说,不符合他的设定。

不过,老罗人设崩塌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了。

这段日子,老罗为了理想,或者说为了现实,做了很多不像他会做的,可能他也不想做的事情。会发展到站台微商,或许也是情理之中。

有情怀有理想的锤子变现实之后,一样没能缓过气来。

据网易科技此前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锤子科技的京东金融供应链贷款一年一签,本该在2018年年底到期,但有可能被提前终止了。产业链上的人士透露:由于销售不佳,锤子科技欠京东金融和代工厂大约4至5亿元人民币。据钛媒体报道称,截止2018年前三季度,锤子科技亏损了一个亿。

而从2018年底锤子科技裁员、资金链问题曝光,年初被字节跳动收购,罗永浩卸任锤子旗下多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到罗永浩力推聊天宝挑战社交场景,再到2月底罗永浩被踢出聊天宝股东行列,这几个月来,老罗的经历用低谷来形容似乎都不够,近似一个黑洞。

如今,锤子科技已基本停止新手机研发,下半年出新手机希望不大。目前团队主要工作停留在维持系统和产品基本运维,去年末称将在今年7月发布新手机的计划遥遥无期;罗永浩本人债务问题不明,但从出席微商大会站台来看,日子多半也不好过。

或许还真的只有永远热情、永远怀抱希望的微商能在寒冬中给他一些温暖。

作为锤子科技创始人也几乎是产品情怀、品牌的核心,昔日激扬文字的理想主义大师,如今的很多迹象显示,似乎已经被现实磨平了棱角。

很多人对此感到失望,但也有人选择继续相信,那些关于情怀和理想的话语依然让他们难以释怀。

此前在一场活动中,罗永浩谈及锤子科技近况时表示:“其实我没有外面传说的那么差,去年整体环境不好,很多企业都倒闭了,我们走得比较艰难,我们保持沉默并不是想隐瞒什么,而是想等一些事情可以宣布后再说。”

总会有人选择听老罗的,等他开口宣布。

但在等他的这段时间里,不知道我们还会在多少并不符合他的设定的地方看到这个并不符合他的设定的老罗——没有情怀,没有理想,脸上带着拘谨不失尴尬的微笑,配上一句泯然众人的贺词。

不过,一回生二回熟,下一次的表现说不定会更好。若有一天,老罗可以坦然面对微商大会,在微商大会上也发挥他的优势侃侃而谈起来,说不定还能推开一扇人生的新大门。

Bianews正在招募记者,工作地点:北京。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加鞭哥微信(ID:cindyweeen)。期待有才又有趣的你加入!

上一篇:落寞!罗永浩站台微商,是为好友还是5万?


下一篇:罗永浩沦落为微商站台!或只为五万元出场费挽救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