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微商资讯 > 正文

保姆做微商卖满婷面膜被套路 满婷:怀疑是小代理商干的

保姆做微商卖满婷面膜被套路 满婷:怀疑是小代理商干的

“本想多做一份兼职贴补家用,不料却陷入微商套路,数万元护肤品囤在手里无人问津。”左女士向北青报记者爆料称,自己被微商给套路了。

2月16日,自称满婷北京售后服务中心负责人华先生向北青报记者表示,可以配合左女士等人希望办理退货业务,并称该事件已经引起集团重视,目前正在调查。

执行董事来电 邀请顾客做微商

2018年7月,左女士看到电视上的满婷面膜广告,被其打动忍不住买了几盒产品。之后她便不断接到自称满婷公司工作人员的回访电话,其中一位“护肤导师”还加了她的微信,教她怎样护肤。

经过了2个月时间的接触,左女士和对方渐渐熟悉了起来,而对方了解到左女士在北京一家家政公司做保姆,收入不高时,便热情地提出了让她加入微商,并担任大区销售代理。“公司刚刚开过会决定的,因为关系好,才把这个消息透露给你,但是要交几百块钱的定金。”

禁不住对方的鼓动,左女士很快用微信红包转了600元“占位费”,随后一位自称是满婷招商部执行董事的人加了她的微信。

“这个人的朋友圈显示她叫何董,是满婷执行董事、全国上百场微商营销的培训师、千人团队微商操盘手幕后导师。”左女士回忆,当时这个人在微信语音中称这份工作简单轻松,还承诺说公司会负责分人脉、客源和区域,会有很多小代理来找自己取货,不用愁销路,进一批货也就几千元的价格。

想挣份兼职贴补家用的左女士相信了对方的话,当即将自己银行卡中的2400元转给了对方。过了两天,何董又称公司有规定,必须一次性凑满1.2万元才能拿到大区代理的价格进货,不然就只能按贵一些的特邀价购买,还让左女士自己决定。

特邀价比大区代理价格贵出1/3左右的价格,而左女士当时每月只有3000元收入,只得东借西借凑够了9000块钱汇给了何董提供的账户。

左女士说,本来以为这下终于可以发货了,可又冒出来一个自称是王董的人。

拿到授权后 微信群里鸡血式培训

“这位王董在电话里不断数落何董不会办事儿,公司明明规定面膜和洁面乳、保湿水是一套的,不能单卖。”左女士称,对方告诉自己想要正式授权和收货必须购买3.3万的套装才行。当时自己就想要求退款,可对方一再强调“退货不可能的,坚持就有希望,你给我一分信任,我还你十分责任。”并保证收到钱马上发货时,她自己的内心又动摇了。左女士决定咬咬牙坚持一下,等着在家“躺着挣钱”。

出来务工才半年的左女士在北京没那么多朋友,东拼西凑只凑到3340元转给了王董。对方虽然嘴上嫌少,但是很快地就收下了,“当时她告诉我按照规定钱不够是不允许这样的,但知道我家境不好,想要帮我完成梦想。”左女士称,之后她被拉入了一个叫“微商学院”的微信群,还为她颁发了一份电子版的授权书,让她学习微商知识。

微信群里有两个老师每天晚上固定时间在群里授课,教授如何做营销和“地推”,每节课一个多小时,296人的微信群被要求全体在线。课后还有互动环节,很多学员都在群里分享每天的销售量和价格,等待着受到老师的表扬,每天的课几乎都是在“XXX你真棒!”这种“打鸡血”式的表扬中结束。

就这样左女士每天坚持上课,还按照他们的要求为自己的朋友圈改头换面,可一个月过去了,也没有分到客户和人脉,当她找到何董时,对方突然改口,称人脉并非公司分派,而是由群内两位老师挑选学习优秀的学员进行分派。此后不管是找到所谓的老师,还是执行董事,他们都是反过来追究学员是否认真学习并认真贯彻微商的理念。

数百人的大群中有一条奇怪的群规:“学员之间不能相互添加微信。”

“我本来等着有人来家里拿货,谁知道现在自己要接触微商推销。”左女士称,见对方不给解决,她就想知道群里每天炫耀生意火爆的那些学员是如何做到的,于是偷偷加了几个人的微信,当即接到了其中一位老师的电话警告。

“这时我就觉得自己上当了,群里的学员大部分是托儿。”左女士告诉记者。在加了几个时常在群里抱怨公司不分配人脉的学员后,左女士被老师踢出了群。

左女士称,她与已添加好友的学员交流发现,云南大理的周女士、江苏昆山的赵女士和石家庄的邱女士等十余人,都是听信了相同的话才决定加入做微商的。他们发现,仅所谓“满婷执行董事”就有3、4个,除了索要金额不同外,整个对话“套路”如同设计好的公式一样都是相同的。而整个授权办理流程也相当不严谨,其中一位名叫“小雨”的学员,用化名也成功注册了一份“大区代理”的授权书。

满婷客服:微信叫什么是他们的自由

根据左女士等人提供的商品,北青报记者通过电话和网络查询显示是满婷公司的产品,且原价格与官网定价相同。

此“满婷”与“螨婷”有何关系?记者拨通了“螨婷香皂客服热线”的电话,官方客服解释称,在新广告法出台后,“螨”字再出现在产品名或公司名内可能就会涉及虚假宣传,于是公司统一改名为“满婷”,但早些年生产的产品可能还是会存在“螨婷”的字样,对客户造成了一定的误解。

客服称,电视上所播放的联系方式并不是官方电话,也不排除为某一代理商所作的广告。其表示,公司在每个省、直辖市都有唯一指定的大区总代理,他们都有自己的公司和员工,仅提供名字和电话号并不能对他们的身份进行核实。各经销商也有权利通过各个途径对自己产品进行宣传,但官方并不会承诺分派人脉和客源。但如果有人这么承诺,可能涉及虚假宣传。

该客服人员表示,加入其微商并不需要签署任何合同,只需要通过上级代理,将自己身份证信息提交进行审核,就能够由总部下发授权书,而使用化名注册的情况是不允许的。

客服人员告诉记者,目前正在对左女士等人手中的授权书核实真实性,而何董等人的姓名并未在总部备案,小微商代理在微信名中称呼自己为“执行董事”,属于他们的自由。客服示,左女士可以从购买方要求退货,如果发现代理有虚假宣传的行为,公司将会警告和追究。

2月16日,自称满婷北京售后服务中心负责人华先生向记者回电,称可以配合左女士等人办理退货业务。华先生表示,无论左女士等人是从谁手中购买的产品,只要是真货他都可以退款。“该事件已经引起集团重视,集团初步怀疑是个别小代理商团伙通过虚假宣传进行牟利,目前我们正在对授权书正在验证,查看来源。”华先生称。

截止记者发稿时,有学员告诉记者,已经有“老师”主动联系其办理退货,当即还收到了对方退还了一半的货款。

律师:入伙微商要小心 入了局很难维权

北青报记者发现,除了左女士以外,从2014年开始就有大批网友在网上通过各类方式为自己维权举报,称自己被满婷公司员工以各种方式套路作微商,但并未有维权成功的报道。

上海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律师甄灵宇表示,民商事领域有合同相对性和责任自负的原则,满婷公司的各地经销商如果是独立注册的公司,即使涉及虚假宣传或欺诈的问题,也应该由这些独立公司来承担责任,满婷公司对合作方的销售行为不承担法律责任,只是管理的问题并且本身也影响其品牌声誉,但如果满婷公司知情或者提供了便利甚至参与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目前左女士可以就欺诈或虚假宣传的问题,向收她款的人或发货给她的主体追究责任。

同时,甄灵宇提醒想要做微商的网友,在付款前要注意保留对方虚假承诺的内容证据,搞清楚合作的主体到底是谁、对方的资信情况如何,最后也一定要签署书面合同,不要轻信口头承诺。

摄影报道/北京青年报记者 王浩雄

上一篇:卖面膜微商自称“阿里离职美女高管”,结果遭打假:吹牛要有度!这下真尴尬了


下一篇:格力员工想分到房自不容易,一人得先卖20个电火锅,被逼着做微商